CTO专访-名医主刀带来的高效、专业与安全


    

  秦鹏名医主刀CTO

  名医主刀是移动医疗手术平台,为手术需求患者提供专业、高效、安全的手术医疗服务。现已完成B轮融资

  Q:秦总,您是怎么走上技术这条路的?A:1998年我随父母去新加坡,在那儿上了几年小学初中高中,然后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专业。我大学时已经创过业,最早做太阳能板。大学毕业以后做过好几个互联网创业项目,有电商、支付、旅游、教育、送餐,基本上就是CEO、CTO角色都当过。当然在新加坡一边创业,同时还有在职的全职工作,主要做一些软件开发、项目管理、房地产之类的工作。后期,新加坡那边的IBM、Google的开发中心都待过。然后是Paypal-国外知名的支付平台,类似于国内的支付宝,这个也待过,还有那些小公司做外包的也待过。最后一家公司是日企“横河电机(YOKOGAWA)”,这个类似于索尼,不过它做的是工业仪器,里面的一些企业系统及数据库是我负责。名医主刀这个项目是2014年年底,我们的创始人兼CEO苏舒,他是我大学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想创业做互联网医疗,我也挺感兴趣就回国看了下。感觉国内上海这儿的氛围还是不错的,当时就我俩。2015年一月份正式回到上海,我带了一位学弟一起,最开始做这个项目就我们三个人。在新加坡生活了17年,但我现在还是中国人,最终回到了中国。

  

  Q:创业初期,您是如何建设和管理团队的呢?

  A:在名医主刀,我主要负责技术与产品。同时也深度参与线下业务模式以及公司管理。对外合作(非技术或医疗机构)、媒体、公关、人事,之类的我不管。最早很难招到人,我们差不多做了四五个月,拿到天使轮,公司才仅有八个人,而且基本上都是朋友介绍一些好朋友同样有创业想法的人加入我们,最初就一个技术人员,就是我自己。然后天使轮以后,可以花点钱去招人,但是也都是资历比较浅的人,需要花心思培养。随着公司融资越来越多,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别人才被吸引过来。招聘基本要不朋友介绍,要不猎头,要不就是直接发广告。还是朋友介绍更靠谱,猎头介绍的技术人才也不错,但对于早期的话中介费太贵。早期的管理,由于人少,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等着团队规模越来越大,就具体培养中层干部,给他们信任,放权让他们全权去负责他们该做的事情。随着团队的再次壮大,就需要培养高层干部,刚开始很难培养核心成员,要不从中层干部里提拔上去,要不就类似行业里挖一些人过来,但是都还是需要磨合期。我们每周一都有周例会,从创业开始一直都有,基本都是核心成员参加的一个例会。身为CTO,需要培养技术人才以及规划团队的分工。互联网公司的业务成长速度可以是非常的快,这些规划都必须要有前瞻性。身为联合创始人,我的职责就不仅仅局限于产品技术团队。我花了大量时间在线下业务的摸索以及如何与线上对接,其他部门与技术团队的沟通协作,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Q:“名医主刀”初期有遇到什么技术性的难点吗?

  A:我本身也是做了很多年技术的,真正的技术难题还没有遇到过,这不是说技术没什么难题,只是个时间,什么时候能做好,什么时候能做得更好,只是个时间问题,不是技术难题。我介绍下我自己的技术类型,我是一个多年从事独立开发的全栈工程师以及架构师,基本上市面上的主流编程语言及技术我都用过。以前我做的那几个创业项目,不同领域的平台,都是我自己或是带着一个小而精的团队做的。一个初期平台的建设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之后需要不断完善细节。随着业务的增量,系统架构也要调整。总之就是,不同阶段的业务量,对系统架构有着不同的需求。一个合格的CTO,需要对此有正确的认知。

  Q:做“名医主刀”期间,有遇到什么样的棘手的事情吗?

  A:棘手的事情更多的体现在业务层面,毕竟我们还是比较重业务的,因为模式是探索,尤其是做手术,这个其实水是非常深的。没接触过的外界人士、刚接触过和接触过很久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层的确碰过不少壁。像当初做这个行业的时候,甚至现在还有很多做互联网创业的人跟我聊到医疗的时候,总是拿互联网思维去谈医疗,什么C2C、或者“抢单”之类。但是真正做了医疗之后,我想说这些在医疗里都算是纸上谈兵,理想主义。做医疗行业还是要深入的了解这个行业的现象以及遵守这个行业的一些规则。互联网只应是提供辅助性的功能,而不是去改变医疗现状,这个通过线上是很难实现的。当初就因为这方面不懂,过于乐观,所以的确被坑过。现在外面的人不做医疗的,还有这种认知,这是需要纠正的。还有棘手的就是早期人员不够,开发进度就很慢,这个不算棘手,就是工作量比较大,要加班。

  Q:我们是如何做竞品分析的呢?A:2015年1月份刚回国的时候也研究了一下当时互联网医疗的行业情况,当时有挂号网、好大夫、春雨医生、丁香园等。挂号网这种走挂号的用的是公用资源,拼的是人脉,其他几家有在做轻问诊。这个当时我们也不看好。然后线上会诊(二次诊断)做了一阵子就发现,很多患者需要手术,甚至想约更好的专家。然后我们意识到这个手术是可以去尝试的,而且是刚需,后来我们就变成做手术预约平台了。当时我们最早做的是线上会诊,看片子(二次诊断)。你在当地医院看病,之后需要做手术,把治疗方案发给我们,我们帮你找一线城市或者国外的专家帮你确诊,这个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当地医院很多时候可能误诊率非常高,用户只需花费几百块钱,就可以避免误诊。因为手术误诊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我们目前就是需要做好分内的事,不用担心竞争,但也不能轻视竞争。市场够大,还没到互相抢生意的时候。医疗还处在更新换代的探索时期,打好基础,同时警惕趋势的演变。

  Q:“名医主刀”未来规划是什么呢?

  A:首先互联网缺信任,互联网的获客成本非常高,这就需要服务和口碑。那怎么建立服务和口碑呢?比如说用户在网上预约,你得及时反馈,反馈的速度、细节和专业性非常重要,这会让用户觉得你的确很专业,然后慢慢相信你。给他安排好医生,看好病,他自然而然就会慢慢信任这个平台。这种口碑的建立是缓慢的,但是一旦口碑建立,这个用户就会自动帮你宣传这个事情。名医主刀在互联网手术预约领域目前应该算是领头羊了吧,同时我们也在探索其他领域。衍生的,一个是智能医疗机器人,这个主要是硬件加上人工智能,加上医疗的应用。国家也非常重视,这个真的是能改变医疗方式的一个东西。第二个就是医疗的数据分析。手术的数据都是价值非常高的医疗数据。

  Q:您创业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呢?创业后有什么感受?

  A: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家里人有反对有支持的,但我从小比较独立,踏入社会以后就没有再靠过家里人,都是自己打拼,所以他们支持也好,反对也好,不重要,我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当然了后来公司做得不错,之前反对的也变成支持的了。我在新加坡生活了17年,我所有的人脉圈、社交圈都在新加坡,十多年没有回国。回来以后创业的时候我才去办的身份证,本来中国对我来说是很陌生的地方。我当时回来创业,基本上就要放弃那边17年的积累,踏入一个陌生的环境。所以我周围的人大都不理解这个决定,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创业其实真正最值得回忆的事情还是最早期那一段,就是融资之前还有刚融到天使轮之后的一段,大家在一块儿打拼、探索,可能经常受挫过得非常艰苦,当时一个月我们一个人就拿一千块钱。当然融完资以后公司就逐渐企业化了,跟在其他公司当管理层没什么太大区别,当然还是需要不断优化现有业务以及探索新的方向。但是紧张度和高强度都不如最早期了。因为早期只有我们这几个人,所有压力都得自己扛,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做。虽然现在也有业务竞争压力,但是公司人变得多了,能独挡一面的人才也有了不少。团队协作以及压力分散,所以整体感觉比最早期的日子轻松多了。我们最早就三个人,然后到2015年二月份之后变成四个人。四个人在上海五角场住在一个月三千块一个两室没有厅的快三十年的筒子楼里。每个人每个月拿一千块钱,然后在孵化器里面,四个工位,一个工位每个月六百。也就是两千四的工位费加上四千的工资再加上三千的房租,基本上一个月就这点开销。

  创业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抗压能力,这个比专业能力,经验等还重要。在坚持的过程中一定要不断的去否定前一刻的想法,摸索更可行的道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admin: 编程语言和web服务器如nginx,都可自定义状态码。阿里产品的问题请咨询阿里云的客服,提个工单就可以。 查看原文 12月13日 20:26
a_a_a: 自定义状态码怎么实现? 比如 阿里高防拦截 返回码 560 等等,在线等 急 查看原文 12月13日 16:56
admin: 查看原文 12月11日 22:08